当前位置:天添资源网  >>  教育百家  >>  家长频道  >>  教育杂谈 文章内容页

给仰望星空的孩子多一些温柔

来源:会员上传 日期:2019-08-18 09:55:53 作者:朱晓梅
给仰望星空的孩子多一些温柔
 
一日,路过一所小学门口,正逢放学高峰期,人头攒动,拥挤不堪。我忽然听得人群中发出一阵尖叫,众人立即围过去。只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挥拳打向身边的妇女。拳头如雨点般纷纷落向那个头发有些须银丝的妇女。妇女竭力想拉住男孩的手,可男孩盛怒之中猛抓住妇女的头发拉扯,并大声嚎叫。妇女满脸是泪,一边躲闪,一边不停说:“妈妈错了,妈妈错了,你不要生气!”可那健壮的男孩浑然不听,依然嚎叫着挥舞着拳头。
周围有家长摸出钱来递给男孩:“是不是想吃零食妈妈不给买?把这钱拿去,别打妈妈了!”男孩不接递过来的钱,不依不饶打着她妈妈。
  有家长看不下去,一个男子抓住男孩挥舞的手。男孩怒不可遏,低下头,似乎要撞男子的胸口。他妈妈猛扑上来抱住儿子,说:“朵朵不气!朵朵不气!”男孩的手被抓住,身体被妇女抱住无法动弹,眼泪如滂沱大雨落下,他大叫:“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妇女一个劲说:“妈妈错了!妈妈改正,你不要生气!”
抓住男孩的男子松开手,鄙夷地说了句:“见过惯孩子的, 没见过这样惯孩子的!”
一些家长附和:“不能这样惯孩子,该打还是要打!”
妇女抱住男孩,没有理会众人,说:“朵朵乖,跟妈妈回家!”
男孩大哭后,抽噎着跟着妈妈走了。母子两人走后,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着。有的说家长太骄纵孩子,有的说孩子太无法无天,幸亏不是自己儿子,否则早就打得他投降。有一个家长说:“那男孩有些问题,我见他打过她妈妈几次,听孩子老师说是自闭症。”
议论的人很是吃惊,看那孩子与普通小孩没有区别,咋会有问题,别是编派的吧?
我想起那位妈妈挨打认错的场景,相信那个家长的话。我们社会的普通民众对待这样的特殊孩童,完全很陌生。我突然为那位妈妈感动,她为了保护儿子,面对周围质疑的目光根本没有解释,只为了儿子做一个普通人,她千辛万苦,进行着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
我似乎记得,患自闭症的孩子,被称为仰望星空的孩子。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交往障碍、交流障碍、行为障碍,生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今天幸亏是那位妈妈把儿子带走,但想一想,如果孩子再大一些,能够听懂众人的议论,众人的语言暴力会不会增添对他的伤害?
每一位星妈,想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普通人。蔡春猪是中国第一档时事脱口秀节目《东方夜谭》的首席策划、知名编剧,儿子是自闭症患者,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自闭症儿子变成快乐的普通人。经历了沉重打击后,他逐一给好友打电话,告诉好友儿子是自闭症患者,他的生活要发生改变了。我想,照亮星星的孩子成长之路,光是靠家庭之力是不够的,应该需要全社会行动起来。
首先,相关单位应该是大力宣传倡导。只有广泛宣传,普通民众才能了解这个特殊群体。不管这个星星群体范围广泛还是狭小,应该让更多的人知晓有这样的星星孩子,只有正确立场引导公众舆论,营造良好社会环境,群众才不会误解,才能理智对待。记得一个公众号上看到这样一件事,是兰州凡尘安星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张娟整理记录的。她讲一个自闭症孩子在公交车上自己打自己鼻子,用头撞车上的扶手,哭得稀里哗啦。公交车上的众人有的抓住孩子的手,有的安慰孩子,有的给孩子擦鼻涕。有人看出来那孩子是自闭症患者,大家的帮助让妈妈感动不已。所以,群众了解一点知识,遇到这种情况知道如何应对,对星星孩子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事。
其次,对这些孩子要理解包容。一个自闭症孩子的康复极其缓慢,我觉得应该让他们进入普通学校。本来他们就有交流障碍,难道还要让他们独自仰望星空吗?如果普通学校遇到这些孩子,老师应该格外关怀,要教育整个班的同学都理解包容他。生活在一个班级,同龄人的理解和尊重应该更能够帮助他们成为普通人。星星孩子只有和同龄人交朋友,才会更好地融入社会。星星孩子在家里有父母干预,在学校只有靠教师和同学,友好的环境能够促进他享受快乐的生活,享受人间温情。我认识一个自闭症孩子,他很高的个儿,却孩子气的拉着我的手,向我抱怨:“阿姨,我没有同龄人朋友!”他反反复复讲着这句话,脸上满是委屈。那个时候,我真想成为他的同龄人,可是这样的要求,除了希望学校给予帮助,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可又一想到或许许多家长会担心、会误解,我更感觉宣传倡导的重要,理解宽容的必要。
最后来谈谈关爱和帮助。大家如果发现有这样的孩子,请摒弃歧视的眼神,不要责怪漫骂。请用善良的眼神温柔以待,用平等的语言与之交流,用爱的烛火照亮他们的希望。一般来说,有些自闭症孩子总有这方面那方面的特长。看过一篇星妈的文章,她鼓励孩子参加某个企业举行的演唱比赛。妈妈在家里请邻居作观众,把客厅布置成比赛现场,无数次教孩子报幕。孩子总说:“我来自十四岁……”比赛当天,孩子上台就卡住了。虽然是露天比赛,他妈妈却进不了场。星妈在外面叫着评委,对评委说:“评委,孩子有病,请你无论如何让孩子唱完!”一个评委见孩子卡壳,温柔地说:“不要紧张,让我们来听听你的歌曲!”孩子想起来,还是那样报幕:“我来自十四岁……”孩子喝完歌后,三个评委小声商量了一会儿,全部亮绿灯通过。孩子高兴地跑下台,抱着妈妈说:“妈妈,我过了!”看到星妈写到这里,我泪如雨下。不仅为这位妈妈,也是为这位孩子,更为我们的社会!社会多一些温暖和支持,仰望星空的孩子,也可以俯视大海。
我只想说,全社会对这些孩子温柔以待,我们的社会更温暖。
作者:朱晓梅

相关作文

    相关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