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天添资源网 >> 公文中心 >> 文秘知识 >> 精品文章 >> 正文 搜索:

旅行给我的信仰

作者:佚名 公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旅行给我的信仰

文 章来源
天添 资源网 w w
w.tT z y W.CoM

旅行给我的信仰

人生应该有一次轰轰烈烈的相爱,哪怕了无结果,哪怕明知的曲折,都应一如既往地深爱下去。人生应容许犯下错误,每次的委屈或受伤之后都是一次彩虹搭台的相迎。人生应有放下的勇气,从出生到离去,日复一日的累赘,我们的腰弯下去,看到的是不能反射阳光的黑土地,那深深而沉默的厚实,正是向我们招手的魔窟。

还应有一次说走便走的旅行。

和爱情一样,不能轰轰烈烈,便安安静静地行走,一个人的风景,往往最能发现自己在日常生活所不能发现的内在的和外在的世界,可能走错了路,可是,那里也有着你所没有见过的,也许不是你既定中的路线,而这种偶然的相见,于你,于自然,不也是一种缘分么?大多数的旅行都是孤单的,只因我们喜欢一个人行走在路上,有时让习惯放下,心境才会更加地祥和,看淡俗世,才能保持自我。

我去过中国的众多地方,不过,很惭愧,都没有认真体会当地的人文气息和了解当地的历史背景,加上商人的利欲,灵魂不再洁净时,眼前被某些欲望遮掩着,看不清那些超越现实之外的东西,现在想来,回味从前,难免多了遗憾之叹。

要说旅游中的信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世界,包括看到的或自己所感悟的都不一样,就如那句说的好,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利波特,何况,我们所属的千变万化的自然景观中。

自然是神奇而伟大的,当你走在鬼斧神工的山清水色里,不得不佩服所有世间的那些所谓的自诩伟大都不值的一屑。

越深的林子便能见到越原始的气息,我是说相对来说。

某次我们一行三人在贵州的大山里迷了路,在山顶同时出现了俩条一般大小的公路,向左向右,当地的司机都不知何去何从,向山下望去,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回程漫漫,清静的只听见林子里树叶相互低吟的声音,鸟儿在一棵又一棵的树枝间忽鸣忽呼,仿佛这里的世界便是它们的天堂。我们在商量着看着地图,最后决定向左而下,因为我们看到一条黑白相间的家犬从林子里窜出向那边走去,应该是哪个村子里的,既然山下有村落,那离城镇应该是不会远了。

我们顺路而下,慢慢的发觉在公路边满是乱石的小沟变的越来越宽,水流也越来越湍急起来,林子更深了,远眺而去,葱葱郁郁的树林大片大片地绿,它们遮着天空赤热的阳光,底大护着千万种生灵生生不息,甚至在我们的车前会有一只从山上而来的小鹿拦着,深黑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们这些远方经过的客人,一脸的当家作主人的样子,悠闲地在小河边自顾自地饮起从山上而下的泉水来。泉水很净,流动的如一匹透明的薄纱,当你站在它身边时,能见到那些逆流而上的鱼儿,鱼是灵动的,生在这般如仙境之地,应也是通性之物。

而我惊喜的是河里的怪石,它们都是从山上随山洪冲下积聚在河沟里的,大小不一,形状怪异,听说有此能人经常在这此石堆中找寻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也只有慧眼识珠才能发掘隐藏的美丽。

那次下山,其实并不如我们所愿,在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不足一百人口的小村子,屋子用山上的树木编制而成,风雨侵蚀,早已将裸露在外的木材侵袭了乌黑乌黑,就像村里的老人一样,他们或蹲在凌乱不堪的门前抽烟,或在自家的屋前整理着刚刚从山上砍下来的枯柴,他们的年龄都老了,蹒跚的行走,很让人担心有一天他们会消失在这无边无际的森林汪洋之中,而那样,可能连一片树叶落下的姿势都不如,去了就去了,他们身在远方城市里打工的子女,路途遥远的都来不及多焚一张纸钱。最可怜的莫属于那些留守儿童,与现在的城里孩子相比,他们的生活方式或思维模式便是在家干活,在校上学,累着,却不怨着,我曾以为那是一种麻木所致,后来碰到一个在外上大学回村的孩子告诉我说,只不过是无奈而已。

那个村子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但我现在依然记得那里的老者手中的烟杆,在黄昏的暮色中徐徐地冒着烟草云雾的轨迹,小孩光着上身,在被猪刨的坑洼不平的院子里相互追逐着,自家的狗蹲在一角,漠然地看着一幕幕游戏的上演和结束。

其实这样的偶遇与旅行没多大的关联,在外行走,随性惯了,也不乎走到哪,不在乎看到什么风景,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当我们习惯了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想要经历一些坎坷时,那就背上行囊,经历你所从没经历过的,看你从没看到过的,也只有亲身而为,才会知道,我们的世界和内心在自然界面前是有多么的渺小,小的甚至觉的原来自己所呆的那一方天地是如此地平凡而普通,那些自以为骄傲的东西,都会不堪一击。

那次我们是在小朋友们列队敬礼中缓缓离开的,没有太多的交流,但我看到深山老林中另一种原始的画面,那便是寂寞和荒凉,我说的荒凉是只有你站在满是茂盛的树林之中的村落里,你才能从内心感受得到。

旅行的意义还在于你发现了什么,或者经历了什么。

其实,当你离开家的那一天起,便有太多的意想不到等待着我们。曾以为世外桃源的风景也仅仅是存在于陶渊明的散文诗词中,后来我也确确实实地在湖南的桃源县看到他笔下的境地,其实并不怎样,商业开发早已改变了当初的味道,在闻着阵阵铜臭味的同时,你还会心境悠闲地品忆那份仙境么?

直到我在云南的一个深谷里发现了一个地方,当时我们要从那里的一条省道经过,地图显示,这里的地势平坦,重要的是在不高的山谷之间有一片汪洋大湖,从地图上看,那片湖是它周围村面积的几十倍。第二天我们按既定的路线行走,刚刚拐弯进入到那条省道,俩边大面积的果林就吸引了我们,当时正是花开浓郁的春天,那些粉色的,白色的花毫不掩饰地向我们迎面扑来,加上地势平坦,道路宽阔,便怀疑这是否到了江南某地,而再向前没多远,一片不见边际的湖水闯进了我们的视野,湖水涟波,阵阵翻涌着片片白色的浪花,深蓝的水,洁净的就像传说中的瑶池,湖边住着盖着别墅的人家,依湖而建,依湖而围,没有前后之叠,院落宽敞,大理石干净明亮,家用小车随意地停在满是花海的树下,这里出入的人也很少,没看到商业街,没有商店,也听不到小贩的吆喝声,四周一片寂寞,除了听到湖水拍岸的声响,再就是花朵落地的声音。

好不容易我们看到一个开着小车的女子将车停在一幢别墅前,我们急不可待地上前打探我们的好奇,这里怎么有那么多有钱人呢?再说人都到哪去了?

女子轻轻地微笑,就像那些果树开出的花一样让人欲醉欲迷:这的人大多数都靠承包山上的果树而致富的,你说有钱,其实在我们这一带家家都是如此,我们村本来人口不多,但是丘陵面积却很大,所以各家所分的承包面积就多了,再加上近年来一部分人在湖里围箱养鱼也挣了钱,你没有看到人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收获季节,家家户户都搬到城里的房子里住了,这里的房子是等到来收果子时才住下的,一部分人家也租给来旅游的人住,但价格往往很便宜,只是让人图个方便,钱不钱都是很好商量的事,本地人对待钱已经不是很注重了。

听她这么一解释,我们才知道原来在云南这么个经济落后的省份里,也有我们江南所不能比的地方。

提到云南,她的宣传词大多是彩云之南,而丽江却是许多人向往的地方,听说那里风景秀丽,世外桃源,而一说到丽江,往往会让人想到艳遇,我没有去过丽江,自然没有什么艳遇,不过,提到旅行中的艳遇,倒是偶尔有之,也为探奇的旅途多了几分浪漫的色彩。

在陕西的紫阳县,我们一行五六人到达当地,紫阳县紧靠四川,向东南五十公里左右的样子就到了四川的巴中了,地理位置我记不清了,大概是这样,因为当时巴中便是我们紫阳之后的下一站。

我们的下塌之地是紧靠一条湖泊的旅馆,旅馆不大,但很精致干净,再加上它的东边依水而建,我们推开窗就能看到清新而洁净的湖水,那湖水的味道就像清晨在林中呼吸的气息,让人觉的很是爽快,湖的对面是一座有着一千二百多米高的山,每当夜晚,山上总是星星点火,不知是夜游的人还是那里的居民,总之,一切非常寂静。

某晚我从外面回来的路上就接到朋友的电话,他说有一女客户要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地点在城中的香格里拉。我猜想要么是漂亮女子,要么是富婆,因为,我们从来不曾有过邀请客户吃晚饭的先例。

我们一行围桌而坐,她很漂亮,坐在我朋友边上,朋友没有过多介绍,大家便心知肚明地喝酒。

她自我介绍叫小桑,本地人,只是因为搭了我朋友的顺风车从山里进了城来,盛蒙我们这帮朋友招待。

我其实对我的朋友有点微词,萍水相逢,怎就如此宴请,莫非是离家久了的缘故?

不便多想,大家开始喝酒。

酒喝了一半,小桑一下子缠上了我,冯哥冯哥叫的欢,一个劲地要和我喝,喝呗,一个大男人还敌不过一女子么?于是俩人旁若无人地畅饮,让一旁的朋友看的一愣一愣的。

晚上回去时,明显地我们都喝多了,朋友让我送小桑回去,可我哪知道把她往哪送呢,好在那时是夏天,我们就顺着街道一步步向前行走,路灯桔黄,影子很长,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生活,后来,凌晨时分,有些微凉,她钻在我怀里,静静地睡去。

而旅行者的脚步是无法停止的,我们上火车时,小桑到车站送我,挥手时,我发觉她一直在站台上不愿离去,似乎欲言又止,直到模糊了影子。

或许,这也算是一种风景吧。

当然,提到云南,不得不提我去过的云南哈尼自治州,整座城市建筑都是以基督教派式而建的,全城没一个汉族人口定居,大街上的女人都用黑色纱布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长袍加身,男子则戴着白色圆顶帽,三五成行地在街上游游晃晃,让你有一种身在异国的感觉,尤其是当你听到教堂里祷告的声音时,你会觉得,你已游离在时空错乱里,记得我拍了几张照片传在空间,大家都惊奇在中国原来还有这么一块神奇的国土,也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觉的那种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所不同的震撼。

往往事与愿违的是,那些所谓的名胜古迹却总是让人大跌眼镜,失望倍至。

2011年的暑期,我们一家三口到了湖北十堰,这里有一个天下闻名的景区——武当山。道教的发源地嘛。刚到那里时找旅馆住宿就是个大问,首先小旅馆车子没办法停,没有停车位,他们都是依街的门面,街道一般是不让随便停车的,大的豪华酒店我们又消费不起,没办法,最后在离小旅店一千米之外找了个停车场,一夜三十块,然后住宿是一个双人床的房,还不是带卫生间的,只是普通的房间,一百八十八元一晚。旅游城市物价贵那是必然的,我们也做好了这方便准备,然后第二天准备登山,门票一打听,二百七十块一人,这样我们一家三口是五百多,还不包括上山后各个大大小小的景点门票,然后还要烧香的钱,哇塞,算下来将近要一千多。那天的气温地面要达到四十度,我站在武当山脚下,抬头仰望,汗水顺着我的脸颊而下,心慌的要晕倒。后来莲子没上,我和我家小子上了,就几间破庙,山路弯弯,几座人工搭建的楼台,倒是弯弯曲曲的山路让我越走越光火,走到一半再也没有耐心走下去了,小子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呢,后来也没精打采起来,回到旅馆,看到在房间里吹着空调睡的正香的莲子时,那叫一个嫉妒恨啊,有时还不得不佩服懒人有懒福。

武当山既是道教发源地,就会吸引各路道士前往,街上随处可见佩着剑扎着头发的道士,他们留着长须,身着长袍,在大街小巷晃晃悠悠,这之中有名符其实的,当然也有不着皮毛的伪道士,他们打着这样的名号,干着一些迷信勾当,惑乱一些不明就里的笃信之人,信仰,在他们的字典里成了挣钱的工具。

也有为此而痴狂的,或用武林当中的话说走火入魔吧,他们已把道教文化当作一种迷信了,在深陷其中之时,实则已经走向危险的边缘。当时在我们隔壁住着一道士,上午他去山上走了一遭,然后下午回来便紧闭着门没有出来,到了傍晚时分,从他的屋里竟然冒出了呛鼻的烟味,我立刻叫来老板,老板紧拍房门让其出来,一直没有回音,为了以防不测,老板报了警,警察来时,那人开了门,在他的房里到处挂着红红绿绿的绸带,香火烟纸地上到处都是,他交待,再修十个时辰,他就可以成仙了,这是早上先人指点他的。

我一听就知道,这位已经走上了一条歪曲的道教之路,他也曲解了道教文化,这与我们愚昧的封建迷信有何区别呢?

第二天我们便离开了那个地方。

还有的地方因为游人太多,当地的生态早已不是原来所要展献给游人的生态,大多都已遭到破坏,比如湖南的凤凰古城,她与贵州接镶,说到凤凰,大家都知道,这座城市在世界来说都很有名,它是以整座城市建筑作为景点做宣传点,城中都保持着古建筑的样子,在你进入这个景点一百公里范围内,它的宣传语便会在第一时间击溃你探奇的内心:这座古城,为了你已经等了千年。

而当你到那时,却是永远的人山人海,无论一年四季的任何时间去都是如此,那些泛舟的小河,甚至连我家乡的都不如,无论是从大小还是纯净度来说,河面垃圾漂流,来往的各种小船穿梭而行,似乎有种菜市场赶场的味道,看什么呢,只不过是看人海茫茫,听的是人声鼎沸。

不久前听说凤凰要收费了,就是凡到它城市的人都要收钱,无论你是游人还是过客。对于一座城市而言,是开了中国之先河。

我们从凤凰穿过到了贵州的铜仁市,这里有一座名山——梵净山,才让我的心境稍稍平缓了些。

那些古建筑如若一直是先人留给我们参观的也无可厚非,然而,往往是现代人模仿的结果,我在福建的省道国道上开车,到处可见在建造古式土楼,而在漳州一带,都是以古代土楼而闻名的,这种在古代同族人围住在一起的建筑,由于建筑奇特,吸引了大量海内外的游客,这也就滋生了现代人建造土楼,然后盖上破草旧木,就美曰其是从远古时期遗传下来的,蒙蔽前来参观的游客。

在六年的全国奔波中,我还去过内蒙的鄂尔多斯,土地沙化的非常严重,那里的产业已从羊毛转型到了开采煤矿,虽然经济上去了,却是用昂贵的生态环境作代价的,我在那里寻找古代阻挡北方匈奴的长城,却怎么也找不到一座完整的烽火台,它们早已经破碎地埋在深深的沙漠中了,偶尔的也能寻得几块石砖,却早已经失去了古代气息的灵魂。

所以说,旅行的人看风景不一定要追着名胜古迹或奇幻风景而去,背个包,简单行李,买张票,随车而去,所有看到的或听到的,只要不是你城市里的声音或阳光,都可以说是一种收获,无论这种收获是让人赏心愉目的美,还是让人心酸的荒凉,或人为破坏的心痛,其实,都是一种收获,毕竟,我们在路上,总有我们所不知的或从没见过的风景在前面等着我们。

让驿动的心,随愿漂流的信仰,一同飞去。

文 章来源
天添 资源网 w w
w.tT z y 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