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天添资源网 >> 公文中心 >> 文秘知识 >> 精品文章 >> 正文 搜索:

平衡

作者:佚名 公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平衡

文 章来源 天
添 资源 网 w w w.
tTz y W. c oM

平衡


    儿子今天卷入了一宗无厘头的纠纷:上午,数学老师说,李同学咒她儿子死;李同学说,他没有说;老师说,事情是某同学报告给她的,报告的同学还说,班长和副班长可以作证;班长就是我家儿子,可他说,李同学没有说过这话;副班长是一个女孩子,她说,好像有。事情成了罗生门。要说,这老师实在“小”,小孩子随口说的话,哪值得认真?可她偏不,她执拗地以为,那孩子一定咒了她儿子死;她固执地坚持,别人一咒了她儿子死,她儿子就一定深受其害,她受不了这样的咒,要叫家长,要深究到底。——结果,下午,知道自己被叫了家长的李同学差点从五楼跳了下去。——因为儿子和副班长被打小报告的“二五仔”同学指为人证,所以,傍晚的协调会自己和那位副班长的家长、“二五仔”的家长一起被要求参加了。我赶到时,那个差点跳楼的孩子还在恨恨地大哭大叫:“我死咗你哋就唔可以屈我喇!我死咗你哋就唔可以屈我喇!”

    协调会吵吵闹闹,拖得很长,问题从简单的“说没说”变成了“恶毒老师和学生逼人跳楼”,然后在这其中转来转去,我因为只是被人证的家长,所以不好说什么,也不用说什么,只能发着呆陪绑。李同学一家我挺熟,他们是做日杂批发生意的,家里一屋子的老实人;小气的数学老师我也算还熟,她上师范时的班主任老师是我兄弟;剩下的,除了“二五仔”一家,其他的也都认识。看着眼前激动的他们,我忽然在想,先不论这孩子说没说了那些咒人死的话,今天这么一闹,恐怕在颇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每天都要不断地咒人死了;假设那位老师真是害怕这样的“咒”,那么,这一闹后的每天每时每刻被咒,她想过没有?——本地俗语爱说:“人蠢冇药医。”看来真是,人蠢起来,不单没药医,还九头牛都拉不回头。......“好啦,大家都先冷静一下,事情本来不大,大家都要庆幸,那个最坏的后果没有出现。那个,涛哥,这里的人你都认识,要不,你说说?”思想正跑着马,小青校长突然站在我身后说到。
    醒过神,看看左手边小李一家满脸的悲愤和委屈,看看对面数学老师一脸的偏执和冥顽,看看右手边副班长和“二五仔”两家的尴尬和为难,再看看身后疲惫不堪的小青校长,我想了想,好不容易按捺住差点脱口而出刚刚自己还想着的大实话,斟酌着说:“我们不是当事人,我只能纠正我儿子的说法,我和他认真谈过,刚才同学说的‘班长可以证明李同学说过’和我儿子自己说的‘李同学没有说过’都表达得不确切,我要纠正一点,他要表达的是‘他没有听到过李同学说咒人死的话’。至于事情该怎么解决,总要你们自己商量好了,不过,我们不等了,现在已经快7点了,我和孩子要先走了。”
    从学校出来,我又问了儿子:“佢到底有冇讲过?”儿子摇摇头:“我就未听到喇。”天很闷热,过了一阵,儿子问我:“你帮边个?”“边个都唔帮,因为我唔知件事到底喺点。”儿子有些失望,他伸长手搭搭我的肩膀:“我仲以为你会帮我嘅兄弟。”我看看他:“我点解要帮你兄弟?”“啲女人几无聊,咁小事都可以夹硬搞到咁大,特别喺嗰个中意打小报告嘅人,我好讨厌佢哋,有正义感嘅人会帮我兄弟。咁唔啱咩?”我想告诉他,我也有这样想过,可是,想了想,我还是只能反问他:“‘帮理不帮亲’,有冇听过?”他默默地点点头:“嗯。不过我真喺好憎嗰啲中意撩事逗非嘅人。你呢?”——我没有答他。
    ... ...
    夜了经过广场,在门口的灯柱下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乞讨的人,大的看上去像是母亲,三十左右,胖胖的脸在灯光下显得颇有光泽;小的是个女孩子,六七岁光景,眼睛很大,身体却瘦弱不堪;小女孩被大人教着向每一个路过的人鞠躬,然后伸出细细的手。——看到她,我停了下来。
    对于乞讨,我并非一个毫无原则的人,我不会都给,也不会都不给,通常所说的“要饭的不知道多有钱,要等你施舍?不小心他还有钱过你”我是不认同的,因为在我看来,出卖尊严,已经是人的最大不幸,所以,面对真正丧失了劳动能力的人我会给予尽可能合理的帮助。——依这个原则,面前的这俩人不是我该帮助的人,可似乎鬼使神差,我停了下来,掏掏口袋,摸出一张百元纸币,径直走到小女孩的跟前,把钱放到了她的手里。我想,我的样子大约很怪,怪到有些吓到了乞讨的母女,小女孩愣住了,她母亲看了我一眼,慌慌张张地握住小女孩接钱的手,飞快地窜到了黑暗里。

    周围有人笑、有人指、有人点,我知道,在他们的眼里,我大约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可我自己却知道,我忽然松了一口气,一口从傍晚憋到现在的气。我从那个小女孩的眼里看到了小李同学,他用她的眼睛告诉我,他是被冤枉的,他想我会帮他,可是我没有,他透过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我也曾经是个小孩子,我也曾经被人冤枉,虽然多年以后我懂得了,那些所谓的冤枉其实根本不值一提,可眼前,小李同学就是孩子,那冤枉对他来说是天大的事。我能懂他,却无法帮他,于是,我掏出钱,走上前,递给她,我想,这是我能在这些巨大的不平衡里所能找到的唯一的一点点平衡,如果它算的话。

文 章来源 天
添 资源 网 w w w.
tTz y W. c oM
相关公文: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